海水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海水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合营遭遇体制困局地方直指铁路改革滞后

发布时间:2021-10-14 19:48:53 阅读: 来源:海水缓蚀剂厂家

合营遭遇体制困局地方直指铁路改革滞后

合营遭遇体制困局地方直指铁路改革滞后 更新时间:2010-9-21 6:03:54   基于铁路管理体制困局,合资铁路项目的建设运营不能尽显市场法则,随着地方政府与铁道部合作的深入,地方呼吁国家尽快打破铁道部政企不分的现状。

地方政府与铁道部在近年来的合作进一步密切,而作为合资铁路的省政府出资人代表的各省投资公司,其中多家公司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反映,在合资铁路项目的建设运营中,由于铁路体制改革滞后,其权益得不到尊重与保障。

本报记者从9月15日的一个内部研讨中获知,有相当一些省份不满铁路体制对投资的困扰,而随着采访的深入,根据不完全统计,31个省份中起码有半数呼吁国家尽快打破铁道部政企不分的现状。

合资铁路两重天

浙江省铁路投资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陈江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从浙江省已开通运营的沿海铁路以及国内其他新建高速铁路的运营情况来看,目前普遍面临巨额亏损的严峻形势。如沿海铁路2009年9月开通,当年即亏损3.77亿元,根据沿海公司报董事会材料,2010年还将预亏11.89亿元。

而本报记者从知情者的介绍得知,以今年2月6日开通的郑西铁路客运专线估算,全年收入约为6亿元,而其每年的银行贷款利息就达11亿元之多,公司亏损严重。他还认为,郑西客运专线在工程施工、设计、咨询等方面还没有充分面向市场,这种状况也不利于降低工程造价。

2009年4月1日开通运营的石太铁路客运专线,河北建设投资集团公司是其股东之一。据河北建设投资集团公司一位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石太客运专线2009年亏损8亿元,今年预计亏损9亿元。

根据公开资料,2008年8月1日开通的中国第一条高速铁路京津客运专线每年亏损额达7亿元。

而河北建设集团交通投资公司总经理助理任光辉表示:“同样是合资铁路,朔黄铁路2009年利润总额约为50亿元。”与朔黄铁路类似的还有金温铁路,陈江说:“2009年该线路实现利润1.4亿元。”

他们认为,这些合营铁路之所以盈利与地方政府处于控股地位有关,并且实际控制企业的经营。查阅相关资料可知,朔黄铁路的控股方为神华集团,占比52.72%;金温铁路由浙江省控股,持股比例为55%。

虽然客运专线本身与货运线路的收益存在差距,但任光辉认为:“铁道部门的经营方式已经不能适应市场经济的要求了,在运输组织和生产中,往往把完成生产任务放在第一位,而忽视增加运输收入、提高经济效益。”

委托经营显现铁路体制困局

目前合资铁路运营管理体制主要有:合资铁路公司自营模式,如朔黄、金温等铁路;全部委托铁道部经营模式,而新建合资铁路均采用该模式;除此以外还有运输主营委托、辅业自营相结合的模式。

2006年以来,铁道部强力推行运输委托管理,对上世纪90年代合资建立的公司大多数强行进行委托管理,但是由于政策不配套,缺乏约束机制,大多数合资铁路委托管理后,非但达不到运量增加、成本下降、效益上升的预期,反而出现经营利润大幅下滑。

据本报记者了解,2002年竣工验收的合九线属于地方自营铁路,从2005年到2008年间,利润从近4000万元逐年增长至1亿元。2008年10月委托铁道部管理后,2009年利润为6100万元左右,2010年铁道部的预估利润为800万元,此遭致地方股东安徽省的强烈不满,要求铁道部增加利润。

对此,任光辉表示,这与当前合资铁路统一纳入铁道部清算系统、运输收入分配不合理有关,铁道部实行收支两条线的统一核算模式,委托经营的铁路线路盈亏完全由铁道部掌控。

安徽省投资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杨俊社曾参与合九铁路的运营管理,以他的实践来看,合资铁路运输委托管理中存在委托的资产不清晰现象。

陈江以浙江沿海铁路为例介绍,目前已开行的27对动车组均为铁道部担当,公司资源被侵占,沿海铁路公司根据“谁担当谁收入”的清算原则只能取得少量的线路使用费及服务收入,这也就造成了目前动车组一票难求,合资公司却仍巨额亏损的不合理局面。“对此,我们多次呼吁,要求增加开行由沿海铁路公司自行担当的动车组,以有效改善公司经营情况。”

合资铁路的各省政府出资人代表均表示,各铁路局既是合资铁路的主管部门,又是合资铁路运营管理的受托单位,同时也是国铁线路的经营者,这种委托方式根本无法监管和考核。

“委托管理后,合资铁路的法人地位和作用如何体现,权利和责任有哪些,受托单位的权利和责任有哪些、受托单位经营责任、收支如何考核,这些都有待规范。”杨俊社向本报记者坦承,如果不从法规上、政策上厘清委托管理的原则、方法和制度,全国合资铁路建成经营之日,就是合资铁路陷入困境之时,最终也会将承担地方政府铁路投资任务的投资公司拖至危机边缘。

铁路政企不分是根源

福建省投资开发集团铁路公司总经理朱桦根据他掌握的情况向本报记者介绍:“各省铁路投资体制都存在产权不明晰、参与投资却无法主导、经营管理不知情等问题,铁路投资体制问题已影响了一部分投资者的积极性。”据他介绍,福建省一些地区甚至认为“铁路投资出了钱却没有名分”、“铁路投资形成的资产无法盘活”。

合资铁路的各省政府出资人代表向本报记者道出了他们的心酸:“合资铁路建成后,按照铁道部要求,均采取委托辖内铁路局管理,从而形成了合资铁路打开门来投资,闭起门来管理的局面。”

他们向本报记者抱怨,合资铁路公司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融资载体,在建设期事实上是工程指挥部的翻版,对未来经营管理缺乏规划;而在运营期实际成为铁道部的资产管理公司。“在目前铁道部政企合一、高度计划经济管理模式未改变的前提下,将合资铁路行政式地纳入铁道部,实行统一管理,片面强调路网的同一性、完整性和垄断性,既不利于合资铁路的发展,更不利于深化铁路体制改革。”

江西治疗早泄多少钱

新余治性功能障碍医院哪家好

治疗包皮过长医院排名